20111114日,巴菲特接受CNBC電視台專訪,做出對2012年的五大預言。
希望能作為大家2012年投資的參考,並預祝大家新年快樂。
  第一,世界還會很不確定,但我還會堅定持股優秀公司
  CNBC:“你是如何處理不確定性的?你是忽略所有的不確定性,還是說,你會想法處理這些不確定性並做出投資決策?”
  巴菲特:“世界總是不確定的。1941126日,世界是不確定的,我們當時並不知道第二天太平洋戰爭會發生。19871018日,世界是不確定的,我們當時並不知道第二天股市會一天暴跌508點,跌幅高達22.6%。世界總是不確定的,充滿了不確定性。”
  “如果在美國奧馬哈當地擁有一家好企業,你聽到有人說意大利出現大問題了,第二天你會因此賣掉你的企業嗎?但是出於某種原因,人們會認為,如果他們持有一家優秀的企業,不是直接持有,而是通過持有股票而間接持有,他們應該每五分鐘就做出新投資決策。我想,即使美聯儲主席伯南克來見我,在我耳邊小聲告訴我們他明天將會做這件事那件事,我也根本不會改變我對自己想要買入股票的公司的看法。我將會持有這些公司的股票很多年,就像我持有一家農場或者持有一套房子一樣。將來肯定會出現各種各樣的大事件,肯定會有各種各樣的不確定性,最終真正重要的是你持有的公司、農場、房子未來這些年份表現如何。我無法確定買入和賣出的具體時間。”
  第二,股市還將會大幅波動,我會利用股市過度反應低價買入好公司
  CNBC:“我知道,你並不會關注每天或每周或每月的股市波動。但是市場的波動性在增強。不久之前,你曾經說過,市場總是充滿了不確定性。但是這種不確定性似乎在公衆和投資者中間引起很大反響。你認為這種不確定性已經結束,或者說,我們現在非常擔憂的頭條新聞報道的歐洲出現重大風險使我們進入一個有所不同的新的時期?”
  巴菲特:“除非我正在使用財務槓桿,否則我根本不會擔憂頭條新聞報道的風險。我的意思是,如果我私人擁有一家企業,比如我擁有鎮上最好的一家餐館,我會擔憂明天的新聞頭條說什麼嗎?”
  “持有一家大公司的股份也是同樣的道理。我根本不知道將來股市會上漲還是會下跌,其他人也根本不知道。忘掉股市吧。我根本不知道明天農場的市場價格會漲還是會跌,但我確實知道,如果是一家好農場,一個誠實勤勞的農夫租種這家農場,未來的收成肯定會有所提高。你只要擁有誠實能幹的人管理的好的資産就行了。全部擁有這樣優秀的公司非常好,只是持有這樣優秀的公司的一小部分股票也非常好,但是不要支付過高的買入價格,價格的波動性對你來說反而是好事。”
  “如果價格在某一年間在x美元和3倍的x美元之間波動,那麼我只要在市場低迷價格蕭條時買入農場,肯定會賺到很多的錢。但是農場的價格並不會這樣大幅波動。股票市場總是會過度反應,這也是為什麼一個人如果能夠保持理性就可以在股市上賺到很多很多的錢變得非常非常富有的原因。”
  CNBC:“你已經這樣做很久了。你今年已經81歲了。”
  巴菲特:“你早就發現了。”
  第三,未來還會有各種壞消息,但我會繼續買入優質銀行股
  CNBC:“將來某個時間點上,你是否可能進一步加大對銀行股的投資?就像你前不久投資美國銀行一樣。”
  巴菲特:“是的。第三季度、第二季度、第一季度,我都在不斷買入富國銀行。20年前我也買入了富國銀行。如果我發現了一家好公司,就像我私人擁有一家麥當勞快餐店一樣,我已經擁有了40%的股份,如果有人想賣給我另外10%的股份,價格很吸引人,我將會再買入10%的股份,我根本不擔心報紙上的頭條新聞說什麼。未來10年到20年我將會一直持有這些好公司。未來將會有各種各樣的好消息,未來也將會有各種各樣的壞消息,但是好公司,天長日久,將會為你創造巨大的財富。”
  第四,股市大跌,有些優質大盤股已經出現買入良機
  CNBC:“IBM也是一隻道瓊斯指數成份股,你已經大量買入了幾隻道瓊斯指數成份股,這是不是你的投資風格發生變化的另一種表現?”
  巴菲特:“是的,但這也意味着,與其他投資選擇相比,一些規模非常大、實力非常強的美國公司的股價看起來非常便宜。我想說,最終你的目標是口袋裏裝滿賺來的錢。你把現金裝在口袋裏,你一分錢也賺不到。你把錢投到貨幣市場基金上,你也是一分錢也賺不到。你買入10年期國債,只能每年賺到2%。如果你買入的美國公司凈資産收益率很高,投入資本收益率很高,正在快速回購公司的股份從而會使現有股東的持股比例明顯增加,那麼你就會賺到很多很多錢。我喜歡所有這些特點。現在你可以將一個公司和另一個公司進行比較,但最終,你必須做出行動。什麼也不做也是一種行動。”
  第五,歐洲債務危機不同於美國金融危機,要解決還需較長時間
  CNBC採訪時問巴菲特對於歐債危機的看法,巴菲特回答說:“看到歐債危機事件取得的進展,我感到高興。但是歐洲會發現他們有一個最大的基礎性缺陷,那就是他們不能印刷貨幣。當人們喪失信心時,就會形成一種擠兌風潮,在某種程度上對於主權債務和銀行來說這種情形都發生過。2008年美國出現了債務危機,運用美國所有的力量,採取一些力度極大的措施才解決。”
  “解決債務危機,需要政府具有能夠做需要做的事情的能力,相信政府將會做任何需要做的事情的信心。正是我們美國人相信這一點,才讓我們超出危機。但是我們目前並不清楚,在歐洲誰能夠說‘我們將會做任何需要我們做的事情’,以及是否具有做任何解決債務危機需要做的事情的能力。誰能夠做,他們將會做什麼,這一點需要變得更加清楚,他們既需要願望又需要能力。”
  “我們已經一次又一次地見證到,市場比任何力量都更加強大。過去銀行遇到擠兌風潮時,它們經常採取的辦法是,銀行職員開始慢慢兌付現金,同時在櫃檯上堆滿黃金。但是現在我們實際上是用電子手段來操作的,但是如果不再進行債務延期,就會出現擠兌風潮。你知道,在意大利每個月都會有幾百億歐元債務到期,你不需要考慮任何新增的債務,但是你必須小心考慮延遲還債的後果。”
  “要想終止一場擠兌風潮,需要非常非常強硬的措施。這需要民衆有一種信心,一種非常廣泛的信心,相信執政者為了終止債務危機,將會做任何需要做的事情,而且有能力去做任何需要做的事情。我們相信美聯儲主席伯南克、美國財政部長保爾森、美國總統奧巴馬在20089月所說的話,盡管當時對這個問題還有疑問,但是在歐洲沒有類似權威人物。要想讓17個歐盟國家的領導人一致同意第二年進行改革,絶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由於人們更加擔憂,德國和其他國家甚至和法國的分歧越來越大,解決歐債危機需要更長的時間。人們根據情緒做出反應,但是在這種情況下情緒變成了現實。歐洲正在做出行動。歐洲具有所有各種力量,歐盟不會分裂。”
  “歐洲的銀行正在失去美國的資金支持,因此它們正在拋出美元資産。我們已經認為我們美國的銀行規模太大了、員工人數太多了。但是歐洲的銀行相對於本國經濟而言規模更加龐大,而且非常依賴於批發業務進行融資。而批發業務融資並不是敏感的。美國的貨幣市場基金在歐洲的銀行有規模很大的投資,現在卻正在撤出資金。歐洲的銀行需要更多的資本支持,越早得到越好。”
  “假設歐洲的銀行股價是X。那麼它們願意以只有八成或九成的價格發行更多新股融資嗎?美國的銀行是被強迫這樣做的,盡管銀行並不願意。銀行自己無法融資,政府就說:要麼你自己融資,每股2歐元;要麼我們注資,每股1歐元。我是銀行的股東,我也不願意,但我不得不這樣做。一個星期一,我記得,美聯儲主席伯南克和美國財政部長保爾森召集了11家銀行到一起說:你們將會得到X億美元資金。當他們離開時,他們確實達到目的了。在歐洲,誰有這麼強大的力量說出這樣的話,而且如何保持一個口徑說話還是一個問題。”


nbamoney1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